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的21歲生日

今天,是我21歲的生日!
  如果人生的壽命按照80歲來算的話,轉眼間,已走過人生的四分之一。站在四分之二的開端上。我看著周圍塵土飛揚的工地,不禁笑了笑,似乎自己真的長大了。想想幾多年前,還是孩童的我便開始憧憬自己的將來,卻不曾想過自己有這樣落魄。
  21歲生日,我站在大山落葉堆積最多的地方,開心的傻笑著,卻仍舊那般淒涼。於是,轉身,看著瑤,對她說自己有多麼的想回家,她說她也是,沉默一段時間後,當正午的陽光愈變得溫暖時,瑤看著我,道了聲:生日快樂!而我,笑得燦爛。是啊,今天是我21歲的生日。
  來這個鬼地方已經是笫三天了。秋風,一個勁兒地只往一個地方吹刮。白天還好,一到晚上,冷洌地在房間裏逗留,讓人難以入睡。在這個還沒有任何保暖措施的大山裏,簡易的平板屋裏燃起爐子,仿佛回到了很小的時候。夜來臨,剛從工地上回來,我的那些和我一樣,逗留在這個鬼地方的同事們,為我,操辦起了生日。
  白天三十多裏地買回來的豬肉在鍋裏已漸漸燉出了味道,和簡陋食堂借來的菜已被二奴叔炒得??作響,我洗乾淨手上的污穢,用那幾斤僅有的白麵和其他人包起了餃子。北方的夜空,深遂得讓人感到害怕。當一桌豐盛的晚餐擺在桌子上,當我把奶油蛋糕上的蠟燭吹滅,當我接過同事們遞過來的小禮物和祝福時,我哭了。在這個悲蒼的大山中透露的溫暖,讓我感動。
  舉杯,和著淚水一飲而盡,很辣,也很澀。21歲生日,我沒有笑。
  溫馨過後,已是深夜,我放下手中的酒杯,由於今晚六號坑填土,我不得不去工地。穿上大衣,往緊裏了裹,走了?去。
  21歲生日、那晚並沒有休息,在深夜十二點的時候,我還坐在一塊石頭上和一個劉姓的技術員一根煙接一根煙地扯著天南地北的話,或是站在挖掘機旁叫嚷著多加水泥,或是拿著手電筒看著堆土的深度夠不夠……回來時已是兩點多,感到萬分疲倦,躺在冰冷地被窩中,摟著暖寶,卻輾轉反側的睡不著。
  閉眼,又一個世界。有的是迷茫無數,一個小小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定,當好不容易選到一條路時,卻有著的是數不清楚的殘酷在等你。可是年少的我,在頭破血流後還在嘗試著往前走下去,看起來十分的賤!
  記得以前,在家常常因鎖事和母親吵得不可開交,還覺得自己特別委屈,早就希望能夠離開家,大言不慚的講自己長大了。可是,真正的到了外面,才覺得家,是最溫暖的。離開了家的關懷,就像小鳥斷了翅膀,那般悲憐。
  朋友,同學,關心我的和關注我的人兒,早已不知去向,生活,學習,工作,各自為了各自的夢想努力著。電話單中那些早已是空號的數字,還記得曾經是自己手機上常聯繫的嗎?在如今這個社會裏,分離也許就是永別,就算某一天偶然相遇,早已是物是人非,當擦肩而過後,才覺得是那樣陌生。
  如今,愛情隨著你在每夜的孤獨中向你伸出了雙手。曾經被愛玩弄的鮮血淋淋,也被愛折磨的傷痕累累,因為太年輕了,我們任大膽的付出著。就算是傷害彼此,鮮血淋淋之時,還在假裝安慰著別人。在這個我追你躲的遊戲中,我們的都充當著悲劇色彩的角色。之後漸漸長大,慢慢成熟。回望,狼藉一片。
  21歲生日已過,我起身下了床,拿起筆,在昏暗的燈光下,再次寫下“青春萬歲”這四個字。
  放下筆,總覺得自己過於哀愁了。在流年裏看著年少的腳步由淺到深,有過歡笑,有過淚水,有過放棄,有過執著。其實結果不再重要,多年後,再次回憶,如茶水般苦澀中帶著香甜。
  望向窗外,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已經落了下來,和著灑滿星星的蒼穹,好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