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决战

决战
      
   
      
                  决战
              题记
      自从五年前,所有江湖中人都认为,当今武林盟主李玉白与传说中的西门不落雨之间必有一战。因为他们的武器都是剑,所有使剑的人都认为自己的剑最快,而这样的人却只能有一个。
      五年后,这一战终于发生。
      一日,武林盟主李玉白坐于堂上,下人送来一信,上曰:后日于绝顶峰决一高低。署名:西门不落雨。
               正文
      风,是冷的。空气是冷的。
      就连太阳斜射下来的光也似乎变成了冷光。
      光秃秃的山顶被一层浓浓的冷气笼罩着。
      一张冰冷的面孔让人不寒而栗。一身青衣,缕缕长发在风中飘浮着。一柄剑插在他的身旁,微微地随风颤动。
      他,赫然是当今武林盟主李玉白。
      而西门不落雨还没有来。
      风,更冷,更大。阴暗的山道更为凄凉。那太阳却被阴云遮住,但它不甘心落在乌云的背后,正努力费劲地想要逃出来,却又飘来一朵更大的支彩,把它遮得严严实实。那山道更为阴暗,似乎将有一个极大的恶魔到来!
      到来的不是恶魔,是人!
      实实在在的人,一个一身雪白无一丝杂尘的人,一个肩上扛着一柄剑而脸色比李玉白冷十倍让所有人见了都会想到寒冬的人!
      好冷!好酷!
      西门不落雨!
      西门不落雨来了!
      呼呼的风甚至卷起了沙尘 ,太阳还是那么模模糊糊似隐似现,只见一个银白色的球体在阴云里滚来滚去。
      西门不落雨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冷!
      好冷,冷得让人发抖!
      然而,李玉白却依旧注视着那翻滚的太阳,看也没看西门不落雨一眼,甚至连眼角也没动一下。
      西门不落雨走上来,也只是轻轻地把剑放下来,静静地站着。但这很平淡很随意的动作却让人觉得是一股强大的寒流忽然停下,凝固成一座冰山,比冰山还要冷千万倍的冰山。
      太阳又被一朵更大的乌云遮住,一片片阴云在天空中荡来荡去,怎么抹也抹不干净。
      惊天动地的一战将要开始。没有任何人能阻止这一战的发生,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人或事能让西门不落雨退出决战。
      他不会被任何名利所吸引,他其实根本没有七情六欲,他心中只有剑。
  白癜风效果    剑是他的命,因为他的上辈是剑,他是剑的儿子。他存在世上也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征白癜风医院那里比较好服一切使剑的人,这才是他生命中唯一能令他心动的事。就像现在他心须要打败李玉白。  
      天下也同样没有人能让李玉白退出决战,虽然什么事都有可能打动他,但是     但是他是李玉白,是李玉白就不可能退出决战,是李玉白怎么能退出决战呢?
      这一战必须要进行,就只因为他们是西门不落雨与李玉白。
      风,冷风。风使整个山顶静得更为可怕。
      西门不落雨剑尖朝天,李玉白剑对地,对峙着。
      你就是西门不落雨,李玉白终于道。
      是。
      听说你在倾盆暴雨中练剑,不但全身不沾一滴雨,而且周围三丈以内丝毫不湿。李玉白有些轻邈。
      西门不落雨“哼”了一声,反问道,你以为三百年来剑术最高者属谁。
      李玉白道,虽然三百年来习剑高手层出不穷,但自从两百年前天下第一剑客“白云城主”叶孤城练成了一招“天外飞仙”后,这个问题恐怕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但叶孤城却死了,西门不落雨冷笑道,而且死在另一个人的剑下!
      你是说西门吹雪?李玉白显得不屑一顾,那是因为叶孤城没有使那招“天外飞仙”。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机会使,西门不落雨又冷冷道。所有使剑的人都会在西门吹雪的面前倒下。西门不落雨的眼神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就像现在他的后代也要征服一切使剑的人一样。
      他的后代?李玉白有些吃惊。
      不错!西门不落雨一字字道,西门不落雨。
     中科白癜风医院爱心捐助 李玉白不再说话。现实已不容他再说话。
      把握躲过那招“天外飞仙”,但后来的西门吹雪已变得人剑一体,抛妻弃子无情无欲,剑法已非凡人所能想像。所以与他的后化决斗绝不能有一丝疏忽。高手过招已不再是比武功的高低,往往取决于定力与耐力。一个眼神一个很微小的动作就有可能暴露一个空门而导至失败。
      西门不落雨的眼里忽然露出无比的兴奋与激动,因为他又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要知道,当一个使剑的人没有对手的时候,就像一个人走向山的最顶峰,等待他的只有冰地与寒冷。而西门不落雨已有十年没有找到一个可以称为对手的对手了,他已忍耐了十年的孤独。如今,十年的力量十年的锐气都将在这一刻爆发,这如何能让他不兴奋如何能让他不激动!
      李玉白已看出西门不落雨的神色,他突然凌空飞起,闪电一般向西门不落雨飞去。
      西门不落雨也同样腾空飞起,举剑向李玉白攻去。
      当当当当当当……
      两剑猛然相撞发出的剑花如闪电般将两人笼罩着。
      两人落下地来,依旧对峙着。西门不落雨剑尖对地,李玉白剑尖朝天。一切都在风中飘浮着,没有人说一句话。
      天……李玉白差点脱口而出。
      西门不落雨早已看出李玉白的惊奇,他脚刚刚落地,又猛地飞起向李玉白攻去。
      天外飞仙。李玉白终于叫了出来。他立刻发觉自己的失误,只好猛地使出平生的力量举剑反击。可刚刚刺出这一剑,他就已后悔。因为他发觉西门不落雨只不过是一虚招,并没有真的攻击。他想收回这一剑,但这已是不可能的了。
      没有什么能挡住这一剑,就像往常没有人能阻止他所想做的任何一件事一样。
      本就有许多事是不容后悔不容改变的。
      李玉白剑还没有来得及收回,西门不落雨已飞落在他身后。李玉白只觉得后背骤然一凉,他低头看看,发现有一截雪白的剑尖从胸膛上凸露了出来,还有几滴滚圆的血沾在上面,就像雨后荷叶上的水珠在轻轻懦动。
      李玉白的眼神忽然变得呆泄迷惘起来,他望了望西门不落雨,似乎一切都那么陌生。他张了张嘴,只说了四个字,天外飞仙。口气是如此的惊奇与怀疑!
      然而,西门不落雨的嘴角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
      阴暗的山道竟有些明亮了,太阳白癜风医院福州哪家好也正从云里钻出来。只不过,风更太了!
      把这所有的人都认为必定也必须要发生的三百年来最惊心动魄的一战的结果丢进江湖,也只不过有五个字,李玉白死了。
      而留给西门不落雨的,恐怕也只有孤独与寂寞。这一点他早就想过,但他必须要这样做,就像飞蛾见了火一定要扑上去一样。人往往就是这样,明知道前面是坎坷曲折,但还是要义无反顾地走过去,也许这就是毅志,也许这就是梦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