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狩猎_0

狩猎
      
   
    朋友回国一段时间,于是他的宠物   在尝试了给它换过一千零一种食品之后,大家突发奇想,决定给它吃点活物。
    一起出去搜索了好久,捉了两只蝈蝈回来做它的晚餐。
    小心翼翼的把串在草茎上的蝈蝈放到“旺财”住的玻璃罐里,然后遮上瓶盖。一场期待已久的“虫鼠大战”便即将上映了!
      
    被我们从睡梦中抓起来的旺财似乎还没大睡醒,一点都不进入状态,对两个入侵者视而不见。而蝈蝈也丝毫没有惧意,大摇大摆的在瓶子里“散步”。岂料到,战斗就在一瞬间打响了!
    旺财突然扑向较小的那只母蝈蝈,两只爪子紧紧的嵌进蝈蝈臃肿的腰身,蝈蝈还没来得及挣扎,便被旺财一口把头咬了下来。旺财像是在品尝什么人间美味一般,细细的咀嚼着,牙齿碰撞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这个时候,另一只公蝈蝈对自己“小情人”的惨状却视而不见,依旧悠哉乐哉的散着步,以至于有好几次差点被旺财肥胖的大屁股挤在玻璃壁上晕菜过去。镜头再次切到我们的主角。旺财已经把母蛐蛐的头给解决掉了,然后便从屁股开始下服用甘露聚糖肽后会不会出现副作用口。(不晓得他有没有吃蝈蝈的屁股,反正我吃鸡的时候从来不吃屁股的。)屁股往上便是柔软的独自了,旺财一边咬着,里面黄黄白白的汁,混着肠子便一并的留了出来。旺财吃的很美。如果说刚才蝈蝈的头是餐前开胃小凉菜的话,那么现在便是正式的大餐了。看旺财享受的样子,仿佛是在享受着一片刚刚烤制出炉的松软的面包,上面涂满了诱人的黄油和乳白的沙拉酱,柔软、多汁又美味无限,与开胃菜的清脆是截然不同的口感。旺财北京哪家医院白癜风好斯条慢理的吃完整个身子,接着拿起刚才被它“放”到一边的蝈蝈腿继续享用。褐色的粗壮的大腿,像烤箱里涂满了油和佐料,被烤成金褐色的鸡腿一般的诱人,旺财抓住肘部的位置,用力的撕扯着,反复的咀嚼着,细细的品尝着,然后再撕扯、咀嚼、品尝……生怕错过了一丁点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旺财才把蝈蝈的四只腿都啃完,又意犹未尽的转向它的饭后甜点   多么丰盛的一顿晚餐啊!旺财用手擦擦脸,意犹未尽的转向另一只已经做完死前祷告的蝈蝈。这一只大概有刚才那只的两倍那么大,更粗壮的大腿和更丰满的身形。旺财猛的一扑,却落空了。蝈蝈显然已经做足了热身运动,轻巧的跳到了一边。旺财毫不气馁,转身又是一扑,尽管有点偏,却抓住了蝈蝈的一只大腿。蝈蝈拼命的挣扎着,企图要跳离危险,而旺财也不示弱,紧紧的抓着不肯放手。最后,在蝈蝈的大力挣扎下,一条后腿便活生生的被扯了下来。蝈蝈一瘸一拐的逃开,可惜瓶子太小了,丝毫没有他的藏身之处。旺财放下手上的那只后腿,又扑了过去。一番恶战之后,蝈蝈的另一条大腿也被旺财扯了下来。失去了两条大腿的蝈蝈,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只能乖乖的等死了。旺财一点也不手软,两只爪子准确的钳住蝈蝈的腰身,又是“咔”的一声把蝈蝈的头咬了下来,开始了又一次的大餐……
    当蝈蝈的最后一只翅子被吃完,旺财心满意足地舔着它的爪子,一根一根的舔过长长的指甲,仿佛是舍不得残留在上面的美味白癜风有什么好办法似的。然后又使劲的擦着嘴,像是要把嘴角也彻彻底底的舔干净。一切妥当,酒足饭饱之后,旺财便转过身,留了个肥肥的大屁股给我们这群“忠实观众”,自己去见周公去了。
      
    “电影”结束,“观众”们纷纷散场。我心里却被刚才拭杀的那一幕深深的震撼着。也许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律吧!   自然界的美就在于这种杀与被杀的艺术。杀的快感与被杀的绝望。没有绝对的至高无上,每个动物都在狩猎,同时也在被别的动物狩猎着。在享受着杀的快感的同时,亦要提防着成为别人的盘中之物。一切就是那么的“残酷”!“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本身就是最残酷的。
    我想到了纳粹时期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囚犯们为了让自己不会成为体弱的被挑选去处死的人,每天咬破手指,把鲜血涂在脸上,为了让面色看上去更加红润。也想到了崇尚“杀之美”与“极致之美”的大和民族,把拭杀当作乐趣。那血淋淋的刺刀说明了什么?究竟是他们的残忍还是我们的无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