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截春,一季愁,一抹哀鳴

一、傷城

習慣了抱著文字生活,在文字的天地裏放逐我的思緒和纏綿。遊走在這個城市的邊緣,觸摸生和死的結局,輾轉在灰飛煙滅的空隙裏,靜聽,流連歌唱。

生命,一個永無止境的延續。人生輪回,該走的走,該來的來。一切毫無徵兆,毫無緣由。

穿越在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靠著冰冷的鋼筋水泥想入非非,最終被時間遺忘在貧窮的歧視裏。漂泊拼打多年,我依然是這個城市是農民工。孤身單陰,落魄飄然,臉上多了滄桑,心裏增添了淚痕,身體學會了麻木,靈魂黯然神傷。心,斑駁,消失在燈火闌珊處,死在物欲橫流的丘壑上,苟延殘喘,卑微且微小。

這座城市,每根血脈我都很熟悉,每一次的呼吸我都可以感覺觸摸得到。可惜它不屬於我,我也不屬於它。我只是這個城市的過客,時間到了,就該離開了。不管有多麼的不舍和多麼的心痛。儘管心在流血,時間到了,就應該頭也不回的轉身。縱然轉身的時候能聽見有人在呼喚、?喊,希望留下來繼續並肩行走。但,我心裏明白,一切的一切,都無法再繼續!

所以,這些年來,我學會了遺忘和不回頭!

這麼多年了,細雨黃昏後,我懂了很多,也學會了很多。生命的盡頭和結局誰也說不清楚,明天、今天、昨天,誰是誰的誰,大徹大悟過後,一切其實很簡單,幸福也簡單,只是我們把自己綁的太緊了。忘記了屬於我們自己的自由和時間。

一截人生,一季春,一抹哀鳴,一懷愁。漂泊久了,站在望鄉臺上,我既然找不到家的方向。我想我可能是累了,真的累了,要不然怎麼會如此可憐呢?輕歎唏噓,觸摸流連,感動於那抹皺紋深深的留痕,柳絮飄飄,心如冰寖,一汪眼淚濕潤了我的前世今生。如今,孤獨的我佇立在這個城市的邊緣,凝望彼岸花開!

二、一蓑煙雨,情歸何處

因為愛,而傷。因為愛,而痛。

站在歲月末央,心如鏡,淡如水。時隔多年,我無法忘卻你,思念成殤,落筆即是淚。

花開花落,滄海桑田,曾經的曾經,記憶加記憶。思念,隨著靈魂沉沉浮浮直到永遠。一瞬間,即成永恆,塵封在記憶深處。散場離別的那道風景,定格在漆黑的黃昏裏。朦朧的天空,看不清的隔閡,看不清的承諾,看不清你離別時的背影。

一蓑煙雨,一段往事,演繹著故事的開始和結束。燈火闌珊的深處,情歸何處。

記憶,在我的腦海裏,顯的那麼的蒼茫和淡然,仿若昨天就在觸手可得的邊緣,心卻,空落落的,逃不掉思念的深鎖。一季煙雨,一季春,今生能相遇豈能再有遺憾,只是我們之間太過於匆忙,還沒來得及感知那份纏綿的溫柔!

若即若離,思念,孤獨,淚流滿面,你若離開,我情歸何處。

如果結束就是開始,那麼,你會在某個路口等待著我嗎?再次相遇的時候,我們不說再見好嗎?我們的愛從此將不再這般淺,這般輕。或淺或輕,終究還是讓我的情暴曬在過往的傷痕處。腐爛,呻吟,落魄,再慢慢凋零跌落塵埃!

一轉身就是一輩子。無可厚非,我用了一輩子來遺忘你。沒有你陪伴的日子,我一個人想你,一個人發呆,一個人累,一個人哭泣,一個人思索,一個人買醉,但是又能如何呢?最終,我一個人慢慢的死去,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我也沒有錯過想你的機會!

今生,我徘徊在孤寂的邊緣,靜候輪回。其實,我需要的不是太多,只想拾一片落葉,寫下今生的思戀。祈求我們來世不再這般生離死別,擺脫這揪心的宿命!

一蓑煙雨,情歸何處。記得,忘記,一滴淚,一抹傷,思念你,讓人憔悴,讓人疼。

三、 散碎絮語

許久未提筆了,心裏如死寂一般,深沉如黑夜。

朋友發來短信說,你不能放棄文字,不能不寫了。我笑了笑,回答道,文字不是我的全部,只是我生活的潤滑劑。其實,我心裏明白,我是離不開文字的,文字也離不開我。

不是不愛文字了,是我愈來愈邋遢了,頹廢,且在半死不活的邊緣殘喘偷生。

生活迷茫成一片,渾濁不清,拖遝無序。就如多年前的一塊傷疤,無法癒合,無法劈開,如一抹鬼影拖住我的腳步,是生如死!

生命,生活,人生,不管如何,總有一個歸處,屬於靈魂深處的歸宿。

陌陌紅塵,煙花易散,一截春,一季愁,一抹哀鳴,時光雕琢著經年,細數地老天荒的溫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