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醉寻钥匙惊出汗

醉寻钥匙惊出汗
      
   
      那一年的初夏,我从工厂调到一家商贸企业当办公室主任。
    副主任姓吕,是一位中年男子,长我几岁。见人非常客气,和蔼可亲。处事严谨,工作负责。从不和同事开玩笑,一付正人君子模样,单位里的小年轻一般都对他敬而远之。
    吕副主任并没有因为我是外来的而欺生,也没有因为我一来就被任命为正职而心存芥蒂,最起码表面上看还是很支持我的工作,我对他颇有好感。只是他时不时地擤鼻涕声有些刺耳,这也不好说什么。他长期患有鼻炎,因此,他的鼻头老是红彤彤的。
    进入盛夏,天气异常的闷热。
    这天,下午一下班,我和吕副主任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
    因为晚上有个聚会,几个朋友相约喝酒聊天,所以就没有取自行车,直接到单位对面的小酒馆去了。
    这一顿酒喝的,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从晚上六点多一直喝到十点多。
    走出小酒馆,一股热气迎面扑来,街心花园满是夏夜乘凉的人们。
    我已有些醉意,步履蹒跚的走向单位的自行车棚去取车子。
    走到车子跟前,突然发现找不着自己的自行车钥匙。
    想了半天,使劲敲自己的脑袋,也还是想不起来。
    点上一支烟,镇静了一下,从早上开始回忆。
    哦对了,可能把钥匙放到办公桌的抽屉了。下午急着去喝酒,忘了拿钥匙。
    唉真是的,还得爬到五楼上去。没办法,爬吧。
    晕晕沉沉的,我终于爬上五楼。楼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走廊顶上的灯微弱的亮着。
    走到办公室跟前,办公室的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中科重阳节情暖人心竟然也亮着。这个老吕,走了怎么不管灯!我挺纳闷。老吕可是个细心的人啊!
    我掏出门钥匙,扭动锁芯。啪嗒一声,打破了楼道的寂静。
    推开门,一个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意想不到的场景使我惊呆了。
    办公桌旁,吕副主任座位上。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也在惊愕的望着我。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以为见鬼了。抽身欲逃。
    那个男人说话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这时已酒醒大半,定睛一看,竟然是吕副主任。一丝不挂的坐在那里,桌上摊着稿纸,手上拿着钢笔,似在写东西。
    我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啊、啊那个什么我、我忘了拿自行车钥匙,我来取钥匙。”
    我快步走到我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寻找钥匙。
    吕副主任还在一旁解释:“今天我值班。天热,衣服都湿透了。反正楼上没人,我就脱了全洗了。”
    我一边“哦、哦”的胡乱应答着,一边手忙脚乱的翻腾着抽屉。
    越急越找不着,我大汗淋漓。
    吕副主任又安慰我:“别急!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我晕!这回事真的头晕!
    正在这时,晚上一块喝酒的老李打电话来:“哎!你的车钥匙在我这儿呐。快下楼来,我在车棚等你!”
    原来,晚上喝酒的时候,我把车钥匙放在了桌上。酒散时,我先出门,老李最后,习惯性的看桌上拉下了什么东西,发现了我的车钥匙。
    我们俩下班同路,所以他不紧不慢的也到自行车棚去取车子。见我不在,想我可能是到办公室去找钥匙去了,赶紧给我打电话。
    老李呀,你狗东西怎么不早给我打电话,让我遇到这等糗事。我心里直埋怨老李。
    我赶紧对吕副主任说:“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你忙吧!”
    吕副主任还在客气:“没事,不忙!你不再坐会儿?”“不了!不了!”我赶紧扭头快步走出了重庆白癜风医院有哪些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我长出了一口气。我只恨自己喝酒喝昏了头。
    下楼走到车棚,从老李手中抢过钥匙,打开车锁,推出车子,骑上就走。
    “哎!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老李向我喊。
    我没理他,闷头骑车,走在回家的路上。
      
   
     
返回列表